当前位置: 首页 > 警队风采

人民的警察

【信息来源】 【发布日期】2017-11-16 【打印】

特警大队    孟玲玲

 

 妈妈,妈妈,爸爸什么时候回来?

         一个稚嫩的声音回响在空荡的房间,来不及拭去的泪花顺着脸颊滑落,堆积着满满的委屈与抱怨。

        爸爸说我生在祖国的诞辰,每年的国庆节他都能回来陪我过生日。今天,他怎么还不回来呀?

        宝贝,爸爸是你的爸爸,可爸爸还有一个关荣的名字叫“人民的警察”,带上银色的警徽、穿上藏青的警服,他要撑起的可不止咱们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 妈妈,我想骑在爸爸的肩头,去游乐场坐旋转木马,去动物园看犀牛、熊猫,去海洋公园摸摸海底的世界。可爸爸没回来,我哪里也不去,就在这儿等他。

        人民的警察是他的身份,“舍小家顾大家”是他的使命,谁人不想常回家看看年迈的双亲;谁人不想妻儿围绕、日日相伴;谁人不想躺家里舒适的床。

        一张张群众欢愉的笑脸、一双双树立的大拇指、一桩桩被侦破的案件在他们因种种原因对工作叹息、感到疲惫不堪想要逃避时一遍遍地提醒着:人民警察的身份、人民警察的使命。

        妈妈,我的爸爸是警察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爸爸是个警察,我很为他骄傲。

        可爸爸不是一个好爸爸,爸爸从来没有像龙龙的爸爸那样开车去接送我上下学,也没有去给我开过家长会。他总是很忙,一年到头总是不停地出差。

        可爸爸又是个好爸爸。

        爸爸常常鼓励我,男孩子要自立,我开始一个人上下学了。我懂得过马路要走人行道,不闯红灯。我还知道,在街上不能听陌生人的话,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;生人敲门不能开,有事要打110电话找警察叔叔。这些是爸爸告诉我的,我又告诉了其他同学。 

        也许每个民警都会自问,明明听说做警察辛苦,为什么还要选择从警这条道路?明明身心俱疲,得不到理解支持,为什么还要选择从警这条道路?但夜深人静扪心自问时,侦破的一桩桩案件就会浮现在眼前,那一句句谢谢、一声声问候、一个个期盼,是筑起民警与群众友谊之墙的坚固砖石。

        妈妈,您就不想爸爸吗?

        想,怎么会不想,可在这个关键时期,需要他坚守工作岗位、需要他维护社会秩序、需要他值班备勤,社会比我更需要他。

        自从踏上从警这条道路,就注定了会身不由己,注定会黑白颠倒的工作,注定会过家门而不入,可未曾有人后悔,未曾有人退缩,也未曾有人抱怨,因为作为人民警察都知道,警察多值一天班,违法犯罪案件就少一件,警察多加一天班,侦破案件的进度就快一点,警察多报送一篇官方报道,虚假舆论就少一篇。当再次仰望天空时,雨停了,天晴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妈妈,爸爸喜欢抽烟、喝酒,说话有时态度粗暴,身上充满了缺点。

        但我依然为爸爸骄傲,因为爸爸是警察。

        爸爸说,警察什么都不怕,同坏人搏斗,被坏人的刀扎伤了、枪打伤了,警察都不会喊疼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,体育课我摔伤了膝盖,老师问我疼不疼,我说不疼,因为我是警察的儿子

        宝贝,将来长大了,你想不想要跟爸爸一样做一名人民警察?保家卫国,勇斗歹徒。

        要,我要做和爸爸一样的警察。我是千百万个警察孩子中的一个,我会自立、自强,我身上流淌着警察的血,传承着警察的灵与魂,也负载着警察身上无形的荷重。